零零玖

从前有座山,山里没有庙。对,没有庙,那年的和尚已经不在了。

生贺/太芥/芥川小天使3.1生日快乐♡!!

cp:太宰治×芥川龙之介(黑太宰时期)
注※匆忙赶出来的一篇生贺,ooc极了,打戏渣到哭,慎入慎入慎入!

***

今天是芥川龙之介的生日。

芥川其实一向对生日是没什么概念的,毕竟对于在贫民窟混大的他来说,这一天与另外364天相差无几,依旧是拼命抢夺,苟延残喘,没人会因为生日而对一个随时会死亡的孩子手下留情。

但当清晨的阳光照醒他现在所拥有的小小卧室时,也许他还是有那么点期待的。

(期待着那个人的一句“生日快乐”)

敲开自己上司办公室的门,当太宰治的笑脸毫无防备地出现在眼前,芥川的心脏就那么跳漏了一拍。

“今天来的挺早啊,芥川。”太宰先生的心情似乎不错,芥川点点头,心中隐隐约约地盼望着他会说些什么。

“那么,去训练吧。”只留下简短的几个字,接着就剩下一道越来越远的背影。

...也对,太宰先生怎么可能记得我的生日,真是异想天开。芥川在心里叹了口气,摇摇头想挥走心中那股难言的失望,又赶紧向前小跑着追上自己师父的步伐。

***

拳脚相撞的声音回荡在废旧的工厂里,太宰又一次轻易地化解了罗生门的攻击,一脚踢在芥川已经满是伤的拳头上,后者不得不踉跄着后退。

“再来一次!”即使是生日也不能松懈,芥川不理会沙疼的伤口,摆好进攻的姿势又冲到太宰面前。狂躁的罗生门在碰见太宰的那一刻却立即化为乌有,随即一拳打下来,撞在芥川瘦弱的胸膛。

疼痛从助骨处蔓延开来,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芥川略有所发觉,虽然今天太宰先生依旧出招狠辣,但比起以往下手明显轻了些。也许是因为今天我状态不好让太宰先生认为不需要使出全力就可以应付?想到这,芥川咬咬牙又坚持站了起来,操控罗生门一股脑冲了上去。

“热血过头了,攻击都乱了。”太宰看到这样的芥川,不由得叹了口气,任黑兽从身旁穿过,伸出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看着芥川盲目冲过来的身影,找准时机伸出脚向前横扫,正勾住小腿绊得芥川一个踉跄跌在自己怀里。

撞上一个温暖的胸膛,身体的疲惫让自己竟一时间离不开这个依靠, 感到自己被温暖地环住。芥川待机了几秒,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正被困在太宰先生的怀里。

“其实今天你可以不那么拼命的。”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吹起的热风擦过耳朵泛起一片红。

“太宰先生......”

“我知道的,今天是你的生日对吧。”太宰治把双臂环得更紧了些,没有理会芥川嘶嘶的吸气声,他知道自己的那拳打的并不重。

“生日快乐,龙之介。”趁着芥川发愣的空档,轻轻吻上他的额头,之后一路向下,吻遍了高巧的鼻梁,最后咬住有些干涸的下唇。

“我的礼物,你喜欢么?”

-END-

想看肉么↓








别想了还没来的急写呢x

花吐病/太芥

芥川的话最近越来越少了

他本来话就很少,总是是默默地跟在太宰治的身后。但当整整几天,芥川对于太宰的问话都是用点头或摇头表示,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听见一声清脆的回答时,太宰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了。

“芥川,上次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么?”

点头

“芥川,这几天有好好锻炼么?”

点头

“芥川,要久违的喝点酒么?”

摇头

“芥川,今天还要继续训练么?”

点头

“......”

“芥川,你嗓子有问题么?”

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芥川低下头像是在思索,之后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完全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给我说句话啊。”

太宰有些冲动地拽起芥川的手腕,把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的芥川撞在墙上。“说话!”

“我......”

刚一张口,花瓣零零少少地从芥川的口中冒了出来,顺着肩膀滑落到地上。芥川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咳了几声,低下头不敢对上太宰的视线。

心中小心翼翼地猜着太宰会问些什么,等来的却是一段
可疑的沉默,芥川这才有些疑惑地抬头,看见的只是对方嘴角有些扎眼的弧度。

“嘛你居然练成了口吐花瓣还真让我有些吃惊,”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上方响起,“今天先回去休息吧,芥川。”太宰有些笑眯眯地说,弯弯的双眼中却读不出任何答案。

太宰治其实是知道这种病的,花吐病,单恋的痛苦折磨成一朵朵凄美的花从口中脱落。太宰一直都把这当做玩笑,还曾跟织田作打趣说喜欢一个人说出来就好了,何必把自己憋成这副模样,真傻。

结果今天看到自己傻傻的部下吐出了花瓣,也真是被吓了一跳。和芥川分别后,太宰独自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有些自嘲地摇摇头。

“那孩子,到底是以什么心情来面对的呢?”

——芥川,暗恋的会是谁呢?

其实这个问题,早就有了答案。他是知道的,芥川龙之介的眼里永远只有一个人。

——不知道啊,会是谁呢?

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了逃避。

***

清晨,微弱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了地上散落的一堆花瓣。芥川弯着腰一片一片地捡起,堆满了双手就让它们坠落在垃圾袋中。

看见这一堆花瓣,脑海里就充满了那个人的音容笑貌。芥川叹了口气,抑制住不去思念那个人。那个总是冷漠着教给他一切的人,那个他憧憬向往的人,那个总是留给他一道背影的人,当芥川意识到的时候,太宰的身影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心上,思恋的痛苦压着喘不上来气,最后咳出了一片片花瓣飘落在房间的地板上。

“和两情相悦的人接吻么......”芥川看着那一袋花瓣,自嘲地笑了下,阳光从地板移到嘴角,“不可能的吧。”

想到今早还要训练,又简单地收拾一下,打开门想奔向训练场,却撞进一个意外的怀抱。

“哟,这么早就要投怀送抱?”

让芥川瞬间心跳加速的不只是因为胸膛的温度,几片花瓣从对方嘴里飘落,划过鼻尖落在脚边。

“我好像也被你感染上这种奇怪的病了。”太宰挠挠头,有些无奈地说。也许这是上天给予的惩罚吧,始终不肯正视无论是自己还是对方的感情。昨晚他就一直思索着,明明选择了逃避还是在意着芥川龙之介的一切。那个被自己从贫民窟救来的孩子,那个一直坚定地跟在自己身后的部下,那个总是小心翼翼地崇拜着自己的后辈,那个名叫芥川龙之介的人。

当花瓣脱口而出时,太宰发现了,自己竟不知不觉成为了自己口中真傻的那个人。

——真是傻极了。

太宰伸手抱住芥川,他能感到对方相较弱小的身躯在自己的臂膀间微微颤抖。他松开怀抱,将双臂搭在对方的肩膀上,俯下身对着芥川柔软的嘴唇吻了下去。

谁都不会再逃避了。

-END-

DRRR全员向童话梗——白雪公主

脑洞还是关不上,想继续写这个欢脱系列的(´▽`)ノ
这次刷了发搭讪组和帝青√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着一位貌美无双的王后,王后有一面神奇的魔镜。
“魔镜啊魔镜,请告诉我,我的国王龙之峰帝人最爱的人是谁?”
“是您,我亲爱的青叶皇后,黑沼青叶是龙之峰帝人最爱的人。”
青叶笑眯眯地欣赏着魔镜中自己的倒影,听到答复后满意地点点头。他把魔镜安放在最柔软的丝绸里,每天都会心满意足地问上几遍。
但好景不长,前妻为帝人生的孩子渐渐长大了,这位少年帅气的容貌俘获了许多人的心,人们亲切地称他将为“白雪公主”。
“魔镜啊魔镜,请告诉我,我的国王龙之峰帝人最爱的人是谁?”
“我亲爱的青叶皇后,龙之峰帝人虽然爱您,但他更对白雪公主纪田正臣关爱有加。”
“咣当”,魔镜从青叶手中滑落,他紧皱着眉头离开了房间。我得想办法除掉那个纪田正臣,他想,帝人眼中只能有我。
一位男人应邀而来,他彬彬有礼地摘下礼帽,优雅地在皇后面前单膝下跪。“我会出色地完成这项委托的,请交付于小六我吧,我亲爱的皇后大人。”
一场旅途就这样开始了。
“我说啊......为什么要叫白雪公主呢?明明我更喜欢黄色喔。”
在避开六条千景一拳后,正臣立刻转身跳开。两人拳脚相撞的声音在静谧的森林里不断回荡。
“喂喂,皇后可是要置你于死地,不打算回宫给他一个有力的反击么?”
“我想走就走,你没必要来管这种事吧,找你的甜心们玩去吧。”正臣已经累的气喘吁吁,抱着不想再纠缠下去的想法,他看中身旁的一棵树,飞快地攀上树枝,在树与树之间跳跃着,消失在了千景的视线里。
“唉。”千景只得叹了口气,正正帽子考虑着怎样与皇后大人交代,转身向宫殿的方向走回去。
这一边,森林的某处,正在小屋外浇花的矢雾波江面无表情地看着一个带着黄围巾的身影从远处的树梢上跳跃而来。
“啊啦,这是不是白雪公主嘛,为什么会跳到我的屋顶上呢?”一股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正臣转头去寻找声音的来源,正对上一双半眯的红色眼眸。眼睛的主人正抬头打量着正臣,嘴角上翘的弧度给人一种狡猾的感觉。
“我无处可去了,这里可以收留我么?”正臣赶忙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弯下腰请求男人的同意。
“可以哟。”男人眨着猩红的眼睛,和善地冲正臣笑,“我叫折原临也,那边是我的秘书矢雾波江,请多关照喽~”
真是个好人啊,正臣这样想,开开心心地住进了小矮人的小木屋。
但好景又不长,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青叶和帝人很快知道了正臣的下落。看见帝人为他焦急的样子,青叶咬咬牙,恨恨地想纪田正臣这种人果然还是死透了好。他在寿司中混了毒素,又伪装成店小二的样子,挎着一篮子寿司向森林某处前进。
镜头一转,小木屋这边倒是仍很和平。
“纪田,辛苦你帮我扫地了,去买点寿司吃吧。”临也伸手塞给了正臣一些金币,然后笑眯眯地倚在门口看着正臣出门。
果然,再一次见到正臣已是倒地昏迷不醒的样子。
“真爱之吻......么?”临也看着正臣昏迷不醒的睡颜,笑着自言自语,“也不知会是哪位王子来了结了这个故事呢,真令人期待啊。”
“临也君哟!给我死出来啊啊啊!”一声怒吼从森林中传来。
“啊啦,王子这么快就来了么?噗嗤王子原来是小静么!小静王子 请您赐予 这位白雪 公主 一个真爱之吻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临也终究是没忍住笑意,弯着腰在已经爆起青筋的静雄面前笑的一塌糊涂。“哈哈哈哈哈怪物要成为王子去献出真爱之吻什么的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剧情真是想想就让我笑到想吐呢哈哈哈......”
“!”
先不说那边小矮人和王子已经乒乒乓乓打的天昏地暗,昏迷的白雪公主仍在等待某人真爱之吻的救治。
一个带着帽子的男人来到了这座小木屋。他摘下礼帽扣在胸前,一步一步郑重地走向沉睡的公主,宛如那次他会面皇后般尊敬。
“我不是王子,不能给予你奢侈华丽的财富,我仅仅只是一介猎人,只能给予你一个吻,仅此而已。”
他说着,俯身轻轻吻住了沉睡的公主。
纪田正臣睁开双眼之前,感受到的是自己朝思暮想之人唇间的气息。
傻瓜,我为什么要回宫啊。逃出了宫殿,见到你的机会才会更多吧。六条千景,住在我心里的人一直是你啊。
公主与猎人紧紧相拥,他们从此以后的生活也会像这个拥抱一样幸福甜蜜吧,真是可喜可贺 可喜可贺。

至于静临那两人,无论他们是相杀还是相爱,也愿他们有一个童话般美好的结局吧。
今天的森林,也很和平。
-END-
编剧:等等波江好像被我遗忘在中途了......嗯没错她中途去找诚二了所以不见了嗯。
帝人:那我呢?为什么又只是露个面没有台词?
编剧:呃......不知道(´▽`)ノ(这种时候装装傻就好x
帝人:......没事祝您玩的开心

太芥(短打

太宰作家设定,上课发呆产物xxx到后来就根本不知道在写啥的毫无意义的段子


我看着面前带着一点污渍的白纸,终究是什么也没写下。
思绪在四处逃窜,却始终没有定格。我想起在街上向我打招呼的女人,想起粉丝寄过来爱意洋洋的信,想起上次自杀未遂的遗憾,想起那个孩子的眼睛......
那个孩子的那双眼睛。
那双眼瞳让我觉得很特别,一塌糊涂的黑,黑的纯粹,纯粹的让我可以看见从那里映出的,自己对他笑的样子。
后来我把他从散发恶臭的垃圾堆里捞了出来,带到了我虽小但还算干净的公寓。强迫性地给他洗过澡后,那孩子就那样抱着臂团起来缩在房间的一角,任头发上的水顺着脸颊往下淌。
“不擦擦头发么?会感冒的。”我弯下腰,手里拎着白色的毛巾。他抬起头看向我,漆黑的瞳孔里交织着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
“不,不需要......”和我对上视线后,他又慌忙地移开双眼,低下了头。
“还是擦擦吧,感冒了可不好。”我笑笑,把毛巾扣在他的头上,蹲下来面对面地擦拭。他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扭扭捏捏地别过头,不肯直视我的眼睛。估计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被这么温柔地对待过吧。手指尖的触感潮潮的,我一边动着手指让柔软的发丝与毛巾相摩擦,一边看着他洗干净后变得白皙清秀的脸发愣。
“......谢谢。”那孩子偏着头,就这么说到。白色毛巾的阴影下还能看到他微红的脸颊。
呃......小傲娇啊......好可爱......
“没关系啦,以后就跟我住吧。”我有些恍然,站起身,我的嘴角在向上翘。“少年,你有名字么?”
“芥川龙之介。”
“好,”我尽自己最大所能地冲这个窝在角落里的少年温柔地微笑,“我叫太宰治,那么今后请多关照了,芥川。”
说着,我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吻。这跟我与其他女人相吻的感觉不一样,我想毕竟也许是因为我还未真正爱过某一个人。
“太宰先生......”

回过神来,我的面前依旧放着那张白纸,我盯着那点污渍,又想起那个孩子的那双眼睛。我拿起笔,拧开笔帽。作家是需要灵感的,点亮生活的灵感。
我看着那点污渍,写下了第一个字。

-END-

DRRR全员向童话梗之——小红帽

课上摸鱼产物√这梗好像挺多人写过,但是脑洞开了就关不上_(:з」∠)_

传说,在森林深处,住着一位总是面带笑容助人为乐的少年,因为他总是喜欢戴一顶红色帽子,所以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小红帽”。
“鬼才会喜欢戴这个蠢不啦叽的小红帽!”
折原临也啪叽一声狠狠地把他头上的红色小帽子摔到地上。
“这是你的角色设定吧,给我好好演啊。”门田妈妈x一脸无奈地弯腰将地上的红色小帽子捡起,拍拍帽子上的灰尘又强行扣回到临也头上。“今天替我把这篮子寿司送到森林那一端的白色小屋去。”
“为什么是我啊......话说这里有金枪鱼寿司么?”
“路上别偷吃啊喂!”
“好好不会啦不会啦小田田良心妈妈~”
“别叫我小田田!”
临也无视了后面某位妈妈的抗议,顶着小红帽开开心心蹦蹦跳跳地向森林另一端走去。
啊并不,出门后临也就一脸嫌弃地把头上的红色小帽子随意找了个方向丢了出去,好吧,小红帽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小红帽。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晃晃悠悠地投在临也的脸上,小红帽临也正悠哉悠哉地躺在某棵树低下品尝被他翻出来的金枪鱼寿司。临也突然有点后悔刚刚就这么把帽子扔了,要不现在就可以帮他挡一挡刺眼的阳光。
“那个......请问这位先生...这个小红帽是您的么?”
两只狼耳朵从短发间冒出来动了动,一位狼少女透过圆眼镜正有些不安地盯着躺在树下的临也。手中捧着一个红色小帽子,正是临也刚刚随手撇开的小红帽。
“啊哈!没错这就是我可爱的小红帽!”临也眯了眯眼睛,打量着这位拘谨的狼少女。“圆原杏里,对吧。”
“诶?您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因为我可是情报屋小红帽嘛~”临也笑的一脸无害,“我还知道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红色杀人魔,啊呀啊呀那么可怕的力量原来都寄居在这样一位可爱的狼少女里真是让人想不到。”
临也吃完了最后一口金枪鱼,起身拍拍屁股收拾收拾就要继续前进,没有理会身后那个狼少女的一脸惊恐逐渐变得黯淡和双眼中若隐若现的红色。
下一秒,刀与刀之间金属碰撞的声音在森林里清脆地响起,临也一手还提着篮子另一只手握着小折刀抵住红眼狼少女突袭而来的日本刀。
“我不会把这件事透露出去的啦,小红帽情报屋可是很守信用的~”临也优雅地转了个身,从刀下快速地逃走了。杏里犹豫了一会,还是信不过这个笑眯眯的家伙,又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嗯?等等......
忽然杏里所处的脚下大地开始颤抖了起来,好像某棵大树正被连根拔起的感觉。
等等......大树?!
嗯是的没错杏里面前真的出现了一棵被连根拔起的大树,还在天上飞诶!
“临——也——老——弟——哟——”伴着高高飞翔的大树狠狠摔在地上的轰轰巨响,一片沙土被震到空气中到处乱窜。杏里挥挥手咳了几声,抬眼看见一个站在一栋白色小屋前的金发青年正满脸怒气地瞪着笑嘻嘻的小红帽临也。
“啊啦小静别那么激动嘛,我可是好心地给.老.奶.奶.您.送来好吃的露西亚寿司喽。”临也指指自己头上的小红帽,刻意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还冲小静无辜地眨眨眼睛。
“很  入  戏  嘛 死! 跳! 骚! ——”又一棵无辜的大树被扔到天空中自由飞翔。杏里觉得还是不要被卷进去比较好,但又放心不下那个知晓她尽力保守的秘密的人。
轰——视线里又是一片沙尘的弥漫,等到视野逐渐变得清晰,焦急的狼少女突然发现,两个打打杀杀的人旁边多了一位同样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少年。这位少年穿着一身猎人的装束还扛着有他一半身高的枪,应该是刚路过此地被这两只引起的骚乱吓到了吧。
善良的狼少女刚想挥动双臂提醒那位猎人少年小心一点,我们的少年猎人——龙之峰帝人,就已经瞧到了跟他处于同一立场的可爱的狼少女。
机智的龙之峰猎人果断地做出了判断,与其冒着可能被不小心丢上天的风险,他当机立断地向狼少女杏里跑了过来,并在经过她后拽着她的手就这么跑了。
就这么跑了......就这么跑了诶!
恭喜【龙之峰猎人】收获【狼少女杏里】×1
当然我们可爱的狼少女杏里并没有第二个,独一无二的杏里就这样与独一无二的帝人相遇,也许将来的将来,他们还会并肩而坐,随意地聊起这巧合的一天,然后默契地相视而笑,也许还会有好友的调侃让谁红了脸,谁发出幸福的味道弥漫了整个空间......
在森林里互相扶持奔跑的两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命运从此就这样暧昧地纠缠在了一起。

诶你问静临那两人?我哪知道啊可能打着打着打累了就一起吃着篮子里的寿司睡着了吧?
门田妈妈表示今天的森林也很和平啊。

-END-

门田:啥等等为啥我的台词这么点就没了?!
编剧:你知足吧你看帝人一句话都没说在舞台上拉着美少女跑一圈就下台了(´▽`)ノ
帝人:......没事您开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