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玖

从前有座山,山里没有庙。对,没有庙,那年的和尚已经不在了。

DRRR全员向童话梗之——小红帽

课上摸鱼产物√这梗好像挺多人写过,但是脑洞开了就关不上_(:з」∠)_

传说,在森林深处,住着一位总是面带笑容助人为乐的少年,因为他总是喜欢戴一顶红色帽子,所以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小红帽”。
“鬼才会喜欢戴这个蠢不啦叽的小红帽!”
折原临也啪叽一声狠狠地把他头上的红色小帽子摔到地上。
“这是你的角色设定吧,给我好好演啊。”门田妈妈x一脸无奈地弯腰将地上的红色小帽子捡起,拍拍帽子上的灰尘又强行扣回到临也头上。“今天替我把这篮子寿司送到森林那一端的白色小屋去。”
“为什么是我啊......话说这里有金枪鱼寿司么?”
“路上别偷吃啊喂!”
“好好不会啦不会啦小田田良心妈妈~”
“别叫我小田田!”
临也无视了后面某位妈妈的抗议,顶着小红帽开开心心蹦蹦跳跳地向森林另一端走去。
啊并不,出门后临也就一脸嫌弃地把头上的红色小帽子随意找了个方向丢了出去,好吧,小红帽其实一点也不喜欢小红帽。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空隙晃晃悠悠地投在临也的脸上,小红帽临也正悠哉悠哉地躺在某棵树低下品尝被他翻出来的金枪鱼寿司。临也突然有点后悔刚刚就这么把帽子扔了,要不现在就可以帮他挡一挡刺眼的阳光。
“那个......请问这位先生...这个小红帽是您的么?”
两只狼耳朵从短发间冒出来动了动,一位狼少女透过圆眼镜正有些不安地盯着躺在树下的临也。手中捧着一个红色小帽子,正是临也刚刚随手撇开的小红帽。
“啊哈!没错这就是我可爱的小红帽!”临也眯了眯眼睛,打量着这位拘谨的狼少女。“圆原杏里,对吧。”
“诶?您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因为我可是情报屋小红帽嘛~”临也笑的一脸无害,“我还知道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红色杀人魔,啊呀啊呀那么可怕的力量原来都寄居在这样一位可爱的狼少女里真是让人想不到。”
临也吃完了最后一口金枪鱼,起身拍拍屁股收拾收拾就要继续前进,没有理会身后那个狼少女的一脸惊恐逐渐变得黯淡和双眼中若隐若现的红色。
下一秒,刀与刀之间金属碰撞的声音在森林里清脆地响起,临也一手还提着篮子另一只手握着小折刀抵住红眼狼少女突袭而来的日本刀。
“我不会把这件事透露出去的啦,小红帽情报屋可是很守信用的~”临也优雅地转了个身,从刀下快速地逃走了。杏里犹豫了一会,还是信不过这个笑眯眯的家伙,又急忙忙地追了上去。
嗯?等等......
忽然杏里所处的脚下大地开始颤抖了起来,好像某棵大树正被连根拔起的感觉。
等等......大树?!
嗯是的没错杏里面前真的出现了一棵被连根拔起的大树,还在天上飞诶!
“临——也——老——弟——哟——”伴着高高飞翔的大树狠狠摔在地上的轰轰巨响,一片沙土被震到空气中到处乱窜。杏里挥挥手咳了几声,抬眼看见一个站在一栋白色小屋前的金发青年正满脸怒气地瞪着笑嘻嘻的小红帽临也。
“啊啦小静别那么激动嘛,我可是好心地给.老.奶.奶.您.送来好吃的露西亚寿司喽。”临也指指自己头上的小红帽,刻意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还冲小静无辜地眨眨眼睛。
“很  入  戏  嘛 死! 跳! 骚! ——”又一棵无辜的大树被扔到天空中自由飞翔。杏里觉得还是不要被卷进去比较好,但又放心不下那个知晓她尽力保守的秘密的人。
轰——视线里又是一片沙尘的弥漫,等到视野逐渐变得清晰,焦急的狼少女突然发现,两个打打杀杀的人旁边多了一位同样目瞪口呆不知所措的少年。这位少年穿着一身猎人的装束还扛着有他一半身高的枪,应该是刚路过此地被这两只引起的骚乱吓到了吧。
善良的狼少女刚想挥动双臂提醒那位猎人少年小心一点,我们的少年猎人——龙之峰帝人,就已经瞧到了跟他处于同一立场的可爱的狼少女。
机智的龙之峰猎人果断地做出了判断,与其冒着可能被不小心丢上天的风险,他当机立断地向狼少女杏里跑了过来,并在经过她后拽着她的手就这么跑了。
就这么跑了......就这么跑了诶!
恭喜【龙之峰猎人】收获【狼少女杏里】×1
当然我们可爱的狼少女杏里并没有第二个,独一无二的杏里就这样与独一无二的帝人相遇,也许将来的将来,他们还会并肩而坐,随意地聊起这巧合的一天,然后默契地相视而笑,也许还会有好友的调侃让谁红了脸,谁发出幸福的味道弥漫了整个空间......
在森林里互相扶持奔跑的两人并不知道,他们的命运从此就这样暧昧地纠缠在了一起。

诶你问静临那两人?我哪知道啊可能打着打着打累了就一起吃着篮子里的寿司睡着了吧?
门田妈妈表示今天的森林也很和平啊。

-END-

门田:啥等等为啥我的台词这么点就没了?!
编剧:你知足吧你看帝人一句话都没说在舞台上拉着美少女跑一圈就下台了(´▽`)ノ
帝人:......没事您开心就好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