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玖

从前有座山,山里没有庙。对,没有庙,那年的和尚已经不在了。

太芥(短打

太宰作家设定,上课发呆产物xxx到后来就根本不知道在写啥的毫无意义的段子


我看着面前带着一点污渍的白纸,终究是什么也没写下。
思绪在四处逃窜,却始终没有定格。我想起在街上向我打招呼的女人,想起粉丝寄过来爱意洋洋的信,想起上次自杀未遂的遗憾,想起那个孩子的眼睛......
那个孩子的那双眼睛。
那双眼瞳让我觉得很特别,一塌糊涂的黑,黑的纯粹,纯粹的让我可以看见从那里映出的,自己对他笑的样子。
后来我把他从散发恶臭的垃圾堆里捞了出来,带到了我虽小但还算干净的公寓。强迫性地给他洗过澡后,那孩子就那样抱着臂团起来缩在房间的一角,任头发上的水顺着脸颊往下淌。
“不擦擦头发么?会感冒的。”我弯下腰,手里拎着白色的毛巾。他抬起头看向我,漆黑的瞳孔里交织着各种各样复杂的情绪。
“不,不需要......”和我对上视线后,他又慌忙地移开双眼,低下了头。
“还是擦擦吧,感冒了可不好。”我笑笑,把毛巾扣在他的头上,蹲下来面对面地擦拭。他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扭扭捏捏地别过头,不肯直视我的眼睛。估计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被这么温柔地对待过吧。手指尖的触感潮潮的,我一边动着手指让柔软的发丝与毛巾相摩擦,一边看着他洗干净后变得白皙清秀的脸发愣。
“......谢谢。”那孩子偏着头,就这么说到。白色毛巾的阴影下还能看到他微红的脸颊。
呃......小傲娇啊......好可爱......
“没关系啦,以后就跟我住吧。”我有些恍然,站起身,我的嘴角在向上翘。“少年,你有名字么?”
“芥川龙之介。”
“好,”我尽自己最大所能地冲这个窝在角落里的少年温柔地微笑,“我叫太宰治,那么今后请多关照了,芥川。”
说着,我俯下身,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吻。这跟我与其他女人相吻的感觉不一样,我想毕竟也许是因为我还未真正爱过某一个人。
“太宰先生......”

回过神来,我的面前依旧放着那张白纸,我盯着那点污渍,又想起那个孩子的那双眼睛。我拿起笔,拧开笔帽。作家是需要灵感的,点亮生活的灵感。
我看着那点污渍,写下了第一个字。

-END-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