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玖

从前有座山,山里没有庙。对,没有庙,那年的和尚已经不在了。

花吐病/太芥

芥川的话最近越来越少了

他本来话就很少,总是是默默地跟在太宰治的身后。但当整整几天,芥川对于太宰的问话都是用点头或摇头表示,而不是像往常一样听见一声清脆的回答时,太宰感觉有点不太对劲了。

“芥川,上次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么?”

点头

“芥川,这几天有好好锻炼么?”

点头

“芥川,要久违的喝点酒么?”

摇头

“芥川,今天还要继续训练么?”

点头

“......”

“芥川,你嗓子有问题么?”

摇头

“那你为什么不说话?”

芥川低下头像是在思索,之后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完全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给我说句话啊。”

太宰有些冲动地拽起芥川的手腕,把一瞬间还没反应过来的芥川撞在墙上。“说话!”

“我......”

刚一张口,花瓣零零少少地从芥川的口中冒了出来,顺着肩膀滑落到地上。芥川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咳了几声,低下头不敢对上太宰的视线。

心中小心翼翼地猜着太宰会问些什么,等来的却是一段
可疑的沉默,芥川这才有些疑惑地抬头,看见的只是对方嘴角有些扎眼的弧度。

“嘛你居然练成了口吐花瓣还真让我有些吃惊,”带着笑意的声音在上方响起,“今天先回去休息吧,芥川。”太宰有些笑眯眯地说,弯弯的双眼中却读不出任何答案。

太宰治其实是知道这种病的,花吐病,单恋的痛苦折磨成一朵朵凄美的花从口中脱落。太宰一直都把这当做玩笑,还曾跟织田作打趣说喜欢一个人说出来就好了,何必把自己憋成这副模样,真傻。

结果今天看到自己傻傻的部下吐出了花瓣,也真是被吓了一跳。和芥川分别后,太宰独自躺在自己卧室的床上,有些自嘲地摇摇头。

“那孩子,到底是以什么心情来面对的呢?”

——芥川,暗恋的会是谁呢?

其实这个问题,早就有了答案。他是知道的,芥川龙之介的眼里永远只有一个人。

——不知道啊,会是谁呢?

即便如此,他还是选择了逃避。

***

清晨,微弱的阳光透过窗户,照亮了地上散落的一堆花瓣。芥川弯着腰一片一片地捡起,堆满了双手就让它们坠落在垃圾袋中。

看见这一堆花瓣,脑海里就充满了那个人的音容笑貌。芥川叹了口气,抑制住不去思念那个人。那个总是冷漠着教给他一切的人,那个他憧憬向往的人,那个总是留给他一道背影的人,当芥川意识到的时候,太宰的身影已经深深地刻在了心上,思恋的痛苦压着喘不上来气,最后咳出了一片片花瓣飘落在房间的地板上。

“和两情相悦的人接吻么......”芥川看着那一袋花瓣,自嘲地笑了下,阳光从地板移到嘴角,“不可能的吧。”

想到今早还要训练,又简单地收拾一下,打开门想奔向训练场,却撞进一个意外的怀抱。

“哟,这么早就要投怀送抱?”

让芥川瞬间心跳加速的不只是因为胸膛的温度,几片花瓣从对方嘴里飘落,划过鼻尖落在脚边。

“我好像也被你感染上这种奇怪的病了。”太宰挠挠头,有些无奈地说。也许这是上天给予的惩罚吧,始终不肯正视无论是自己还是对方的感情。昨晚他就一直思索着,明明选择了逃避还是在意着芥川龙之介的一切。那个被自己从贫民窟救来的孩子,那个一直坚定地跟在自己身后的部下,那个总是小心翼翼地崇拜着自己的后辈,那个名叫芥川龙之介的人。

当花瓣脱口而出时,太宰发现了,自己竟不知不觉成为了自己口中真傻的那个人。

——真是傻极了。

太宰伸手抱住芥川,他能感到对方相较弱小的身躯在自己的臂膀间微微颤抖。他松开怀抱,将双臂搭在对方的肩膀上,俯下身对着芥川柔软的嘴唇吻了下去。

谁都不会再逃避了。

-END-

评论(10)

热度(51)